相亲网站套:有些人除了性别 全是假的

2017-10-15 02:39

  婚恋网站上的有些人,除了性别,其他全是假的;甚至这个人压根就不存在,只是个骗子小组。

  科技创业者苏享茂了,因被前妻索要1000万元和房产赔偿,并以举报其创业项目相,他不堪其扰、身心俱疲,于9月7日凌晨五点,从住所顶楼天台纵身一跳,当场死亡。

  据苏享茂前的陈述,他与前妻结识于婚恋网站世纪佳缘,俩人都是VIP,认识不到三月,便领证结婚。期间,为博红颜欢心,他为前妻花费了数百万元。

  领证前一天,他得知,前妻曾有短暂婚史。然而,网站上前妻的资料显示为未婚。

  除了苏享茂前妻,婚恋中介平台世纪佳缘,也成为焦点。很多人疑问,作为平台方,是否应承担起审核客户真实资料的义务?出现类似“问题婚姻”,平台方到底应该承担多大责任?

  苏享茂的“问题婚姻”经历了什么,仍需执法部门的最后调查、认定。但婚恋网站的问题,远不止“问题婚姻”这么简单。很多时候,竟是的诈骗。一个个坑埋在那里,就等着猎物跳下去。

  小至酒托、大至金融诈骗的,确实不时发生于各类婚恋网站。虚假信息更是无处不在。

  离异的写成未婚,辍学的摇身一变成海归,传销随便编个借口就成了私营业主······

  流连于寄予厚望的婚恋网站,你以为可以邂逅童话般的爱情,但现实是,一不留神偶遇的就是酒托、饭托、传销、诈骗、的主。

  光鲜亮丽的个人介绍里,除了性别,其他都可能是假的。若想在婚恋网站找到真爱,还得补补课,擦亮眼睛。

  随着在线婚恋平台的越来越发达,驻扎在各类交友网站、聊天网站的酒托、饭托们可算找到了新战场,一夜之间集体迁徙,流窜到婚恋网站,继续作案。

  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主动在婚恋平台与你成为好友,她热络地与你交流,一副相见恨晚、情深似海的模样。

  从互道晚安到嘘寒问暖,下一步,她会暗示俩人见面。此时,欣喜若狂的你,沉浸在即将与真命天女相遇的美好幻想里,出于礼貌,你会住内心狂喜,镇定地对女方说:时间、地点你定。

  某网站会员王先生对此深有感触。2月的某一天,一位实名认证的女会员主动约他在济南大学西校门的一家西餐厅见面,王先生没多想,如约而至。

  这是一家藏身于小胡同的西餐厅,门面看上去甚至有些简陋、破旧。两人进店坐定,王先生连菜单都没能看一眼,女方自顾自点了三个果盘加一份咖啡,共计五百多元。

  女方提出,想喝杯红酒。毕竟第一次见面,红酒的要求看似也不为过,况且,相亲场合,女方提出红酒助兴,男方有什么理由呢?王先生也就同意了。

  一杯下肚,王先生还挺,两杯下肚,也无什么大碍。但后来越喝越多,酒劲儿慢慢涌,王先生逐渐失去了意识。

  等他稍微些时,已在回程的出租车上。他下意识地拿出手机一看,消费短信提示全都被删了。

  王先生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了。他随即从网上调出了自己信用卡的消费明细,这一顿毫不起眼的简餐,花了他26000多元。

  而那位与他约会的有实名认证的女会员,不久便注销了网站信息,Game Over了。

  遇到这样的托,王先生不是第一位,也不是最后一位。相亲的下,无数位王先生被带至咖啡馆、酒吧、餐厅,随便点几个菜,花个上千上万。一瓶雪碧也能喝出十倍的价。

  骗子也是与时俱进的,一个套用久了,难免因人生疑。以酒托、饭托为原型,又发展出了2.0版——“花篮托”。

  花篮托的行骗主角,通常是男性,他们的照片,看上去都阳光、帅气且多金。学历还不低,起步是重点本科,标配是硕士,留学回来的也不少。稍微有些不搭的是ID,通常取“相遇知己”或者“为爱转身”类似网名。

  这位优秀男士通过婚恋网站,与你成为好友。第一次聊天,开场白基本是:对你有眼缘,是我喜欢的类型,盼回复。

  以后每一天,你都会在清晨收到他的早安问候。画风如下,“新的一天开始了,愿你今天有个好心情,你知道吗?”“爱情不分距离,不分,只要两个人相爱的话,任何问题都可以解决,你说是吧?”

  此时,男方对你的称呼,已经从“你”上升为“亲爱的”。接下来,如果你们的联系还没断,第三天,你就将成为他唯一指定未婚妻。

  短信内容也从“千里姻缘一线牵”升级为“有你的陪伴,是我千年修年的”。

  之后,重头戏来了。在你们通过短信、电话,感情正要升温时,对方的厂子刚好就这么凑巧地开张了。类型一般有皮革厂、印刷厂、五金加工厂、防火门厂等。

  而作为指定未婚妻的你,此时会接到自称男方父亲、姐姐的电话,电话内容大致是,我们已经默认你儿媳妇的身份,既然是一家人,开业你就得送个花篮聊表心意。而且,花篮不能由男方代送,开业这天,只进不出,这是广东人风俗。(这可能是广东人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那么花篮从哪里买?对方立刻便会扔给你一串指定订购电话,去电咨询,花篮价格从788、1288不等。如果是工厂开业,老板会推荐说,送1288元的,一次送四个,寓意四季发财。

  按照剧本,钱打过去后不久,男方便会蒸发,留在婚恋网站上的主页,也会随之注销,不留。

  骗子的进阶速度,比快几倍,圈起钱来,勤奋又创新。酒托、饭托、花篮托,只能算婚戒诈骗的老三样,作为婚恋诈骗届的一颗新星,金融诈骗正冉冉升起。

  所谓万变不离其,诈骗套剖开了、碾碎了也一样。不过移花接木,将酒、饭、花篮,换成看似高端的金融产品。

  不出意外,施骗方都会谎称自己是、、澳门某证劵公司的业务部经理,他会礼貌地向女方发送交往私信,绅士儒雅地交谈几日,博取女方信任。

  待女方荷尔蒙浓度到位,男方会顺势提出,确定关系的请求。趁着你们你侬我侬之时,男方的公司恰好出现一个“内部投资项目”,它可能是黄金、股票或房地产。只要女方购买,便可在短期内获得5—25倍的回报。就是这么凑巧。

  正如某位说过,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什么犹豫、什么怀疑,统统抛诸脑后,坚定不移地相信对方,拿出平时在淘宝上买买买的气势,果断向男方所给账户汇钱。

  早些时候,通过某婚恋交友网站,小杨结识了心仪男子陈某,后者自称籍贯,在某证劵公司就职。一来二去,两人关系越发亲近,陈某顺势向小杨透露了一个“内部消息”,推荐她购入某支股票。

  单纯如小杨,自然没有过多怀疑,怀着对未来美好的念想,她认购了20000元的股票。事后,陈某还将公司购买股票的认证书拍给了小杨看,进一步博取信任。

  诈骗有分工,九月初,小杨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声称是陈某所在公司的财务顾问,他告诉小杨,投资款项已到位,并已获得不菲收益。在将本金利息返还给小杨前,他需要小杨另支付19000元银行利息到另一账户,因为与内地公司的差异性。

  故事进行到这一步,对方已然明显,但小杨仍未怀疑,他将此事告诉了陈某,陈某回复她,这是公司内部操作,不用担心。出于信任,她再次汇款19000元。

  最后的结局,想必相信大家已经猜到,拿到钱的陈某,从此消失于江湖,电话、微信皆无人回复,此刻,小杨才意识到,自己可能了。

  在低门槛准入机制的婚恋网站,骗子的犯罪程度已经算轻微了,真正厉害的是传销组织,团伙作案。我们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找到几个典型案例,它们的套是:以相亲为名,相处一段时间,之后,将对方骗至传销,接下来,就是十八般武艺一起上,直到将对方发展为下线。比如下面这个倒霉的周先生。

  2014年3月,周某通过世纪认识了一位名叫吕凤的女网友,两人交往一段时间后,吕凤告诉周某,自己在湖南娄底开服装店,希望周某过去帮忙。

  或许两人的感情已比较稳定,周某相信了吕凤,10月19日,从自己所在城市乘坐火车抵达娄底。

  噩梦从这里开始。他被吕凤带至某传销,传销组织对周某采取了骗取手机、上传销课、贴身、房门、、等手段,非法了他的。

  据周某后来的,吕凤组织向他推销的是一款根本不存在的化妆产品,3900元一套。为了引他上钩,会不断给他、上课。周某如若表示不从,会开水浇头等。

  为了尽快逃出,周某不得不委曲求全,配合表演,他主动找到吕凤的同伙,表示愿意劝家里人出钱。

  做戏要全套,为了将周某家人的钱骗到手,吕凤一方特意为他写了一个剧本。剧情梗概大致是,周某车祸,需要三小时手术,家人需立刻汇钱。为了逼真,剧本还详述了怎么哭、怎么痛、怎么应对亲朋提问的方法。

  11月5日,表演开始。周某被带到一座山上,吕凤们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洋葱,让周某涂抹在脸上催泪,之后,拨通电线万元,挂掉电话,将银行卡号发送过去。

  传销组织的表演都力求细节真实,为了表现周某重伤,喊痛逼真,他们共三人负责在通话期间掐周某的大腿。同样的方式,从早上九点持续到下午四点,先后给周某到爸爸妈妈、大姐二姐及大姐夫打了50个电话。

  可怜天下父母心,被的周爸立马给周某银行卡汇去四万元。幸运的是,在周某被吕凤等人押至银行柜台取钱时,周某趁机向工作人员求助,随后被警方解救。

  未对周某当时的心理状况多加描述,但一场以恋爱为目的的交友,最终演变成传销被救的悲情故事,多少会对当事人造成不小的心理创伤。

  婚恋网站是一个力极强的荷尔蒙集散地,有人在这里正经恋爱,就有人在这里寻找猎物,。

  前几年,报道过一则案例,一位28岁的男子,三年内,同50多个世纪女会员发生。

  他将大型婚恋网站作为猎艳的猎场,几年的经验积累,他还总结出一套“攻略”。

  他说,相对于传统的,世纪的确“便利”。可以很方便看照片,有人帮忙组织线下见面,也不要求实名,安全便捷。在朋友圈中,网络猎艳已成“时尚”。

  如果稍加留意,天涯、豆瓣、知乎等网站上,皆有网友被骗经历。通过搜索引擎输入“婚恋网站”,相关结果达1340000个。

  这多少与婚恋网站不强制要求实名认证有关。庞大的用户群,不经筛选,便可在网站里活动,不同程度滋生了变异的种子,为泛滥提供了温床,甚至有人利用监管真空组织交易。

  苏享茂的故事之所以引发对婚恋网站的群起攻之,一个重要的点,就是有过短暂婚史的前妻,在婚恋网站上的资料,显示为未婚。这部分了网站存在的监管漏洞。

  事实上,离异伪装成未婚,已不算新鲜。曾有报道,河南籍男子陈某,通过婚恋社交网站,先后与四名女性认识、交往并结婚。

  在读者还未理清小三、小四、小五之间纷繁复杂的关系时,陈某又被曝出,在四名者之前,曾与另一女子,有过一段事实婚姻,并育有2个孩童。

  2015年的数据,中国单身男女人数已近2亿。这些希望找到真爱,走入婚姻的真实的男女们,怀着期待和梦想登录在线婚恋平台。

  TA们的内心,在这里袒露脆弱与孤独,袒露真诚与追求。但这些真诚与脆弱,若是成了酒托、饭托、花篮托,或是金融诈骗者的盘中餐,其中,实在不忍。

  网络婚恋平台们,务必要自律、尽责,核实信息,屏蔽各骗子。毕竟,相亲的人们,不是来这里玩江湖大冒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