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导北上自砸招牌的年代还好有许鞍华!

2017-09-23 11:48

  大线生于中国辽宁,五岁前往,她父亲是文书,母亲是日本人,许鞍华十五六岁的时候才知道母亲的身世,由于母亲没有读过书,又不会讲粤语,导致她与母亲感情比较疏远。

  从她第一部电影作品《疯劫》到今天,许鞍华已经在电影导演的岗位上工作了将近40年。回望新浪潮以来的影坛,如她这样不断在各种类型之间跨越的导演屈指可数。古装武侠、写实亲情、传奇、文学改编,几乎都有所涉猎并且成绩不俗,堪称全能导演。

  许鞍华最新力作《明月几时有》作为回归20周年献礼之作,《明月几时有》将1940年代的热血史呈现银幕。许多和观众看片后均表示,最大的来自于许鞍华今次的叙事主体——大时代大事件中的“平民英雄”。他们因时代而成为英雄,不顾个人安危,不计个人得失,了许多素不相识的人。而他们自己,却在时过境迁后归于平淡生活。这些人,值得被铭记!

  “电影” 当得知许鞍华导演要接拍一部“抗日”题材的电影《明月几时有》时,心头猛地一揪。

  在我的认知里,许鞍华导演虽在早期出现过良莠不齐的作品,但她的作品往往以小,从不被人所乐道的题材中挖掘出真知。

  1972年大学毕业后,获得文学硕士的许鞍华又到伦敦电影学院攻读电影课程,1975年回港担任胡金铨的助手,1979年导演的第一部电影《疯劫》,是掀开新浪潮序幕的重要作品之一,许鞍华也凭此一战成名。

  之后许鞍华导演的“越南三部曲”,叫好叫座,备受推崇,特别是其中《投奔怒海》,不但票房收入1400万港元,刷新了文艺片的卖座纪录,更获第二届电影金像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

  许鞍华因此被誉为新浪潮导演之一,资深影评人列孚曾说:“1984年,许鞍华如日中天,比今日的王家卫更红。”

  1994年,许鞍华导演的《女人四十》,不但获第32届金马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等4个项,同时也成为电影金像的第一部大满贯作品,所谓大满贯,既同一部电影同时包下最佳电影、最佳导演、最佳编剧和最佳男、女主角。

  此后的她佳作不断,1997年《半生缘》和1999的《千言万语》都非常出色,《千言万语》更是获无数,但令人意料不到的是,2000年后她似乎进入沉寂期,拍片数量越发稀少,偶尔几部也让人不忍卒看。

  2008年,许鞍华拿着剧本《天水围的夜与雾》,找了很多家电影投资商,但几乎所有的投资商都对这个真实凶杀案改编的剧本不感兴趣,给她投资。

  她和王晶说起这个故事,王晶不置可否,只是问她,还有没有其他的故事。她犹犹豫豫地把和天水围相关的另一个剧本《天水围的日与夜》讲了出来。这是个讲述天水围一个普通人家日常生活的温情小品,许鞍华自己都觉得有些闷,没有把握王晶。

  没想到王晶一听,就决定先拍这个,投资120万,用高清数码来拍。没想到一拍就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在电影金像上斩获了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四个大。

  据说这片并没赚钱,仅仅是收回成本而已。但是我要感谢王晶,感谢许鞍华,没有他们,我就看不到《天水围的日与夜》这部电影,这是我人生中最喜爱的电影之一。

  “我被问过很多次,你为什么要投资这部电影?明摆着不赚钱。”刘德华坦言自己很清楚该片的市场前景,“这个戏找老板投资很难,在内地上映后反响好肯定也只限于业内。大家都是为帮忙,而且即使亏也是亏我的片酬,就当玩了。”

  刘德华给《桃姐》投资了3000万,上映后,中国内地累计票房7052万人民币,累计票房2589万港币,加起来票房近亿,刘德华本想报恩,没想却小赚了一笔。

  许鞍华是影坛一位重量级的女性导演,毫不夸张的说,许鞍华是唯一可以在电影圈里与男性导演抗衡的女性。和王家卫相比,同样是游走在商业与艺术之间的导演,由于她早期作品类型过多过杂,所以许鞍华在探索的上走得比王家卫艰辛。直到《女人四十》(这是划分许鞍华前后期作品风格的一个分水岭)她才逐步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风格。

  但这样一个拍过无数经典电影的人,至今还仍没有自己的房子,和老母亲在北角租着廉价公寓,坐地铁和公交,没戏拍的时候,还去学校教书和拍广告来帮补生活。

  在一些人看来,这样的生活近乎潦倒,她真的那么穷吗?许鞍华对此说:“我不觉得坐地铁有什么问题,其实这在导演中也是比较普遍的。对于房子,我不是买不起,我是不想买,我习惯底层生活,还没找到买房理由。”

  回顾自己的人生,许鞍华做出了这样的总结:“最悲伤的生活不过如此,最幸福的生活不过如此。所以,我觉得我的人生波澜壮阔。如果有一天自己拍不动了,我就会去敬老院,你们不要觉得我很惨,其实很多年轻人是站在他们的角度,觉得老人很惨,尤其是对我,一个女人,还是老的,就会有。